欢迎访问第一时尚女人生活娱乐新闻门户!
手机版

主页 > 新闻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流浪汉一家四口占据急诊室11个月后获救济返乡

编辑:佚名 发布时间:2015-07-30 23:07:13

 流浪汉一家四口占据急诊室11个月后获救济返乡

大宝在急诊室由于一条秋裤发脾性。记者 王恺凝 胡伟鸣 实习生 沈雨果 摄

昨天,市三医院将一面写有“心系百姓、排忧解难”的锦旗送给本报,这是一则迟到的消息故事,经过本报、医院、民政部门通力协作,在市三医院急诊科“滞留”长达11个月的一家四口,终于得到救济返乡。

医院迎来四名“不速之客”

“快,这里有个瘫痪病人,肚子疼,已经昏过去了。”2013年3月18日深夜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扰乱了三医院急诊科的安静。110警车送来一车奇异的人。

该科护士长田娟娟清楚的记恰那时情形:一女子下半身瘫痪,屁股地褥疮已经溃烂,有些地方烂得能看到骨头。一个满头斑白的男人和两个七八岁的孩子跟在担架后面,天尚有点凉,可一家四口都穿得很薄弱,小孩穿戴很脏的拖鞋,光着脚。田娟娟心里有数了:应该是没有收入来源的流浪人员。

“先救人!”科主任万少兵当机立断。经诊治,病人因瘫痪无法本身上茅厕,膀胱都要被撑破了。排了3矿泉水瓶的尿后,万少兵又为病人上了导尿管、并输液消炎止痛。

病人名叫闵三英,38岁,她的丈夫叫张传银,58岁,大女儿大宝8岁,小儿子小宝6岁。

当天给闵三英做了CT、X光及B超检查,结果显示椎管内占位。他们又当即请骨科、康复科以及神经内科会诊,并拟定了手术方案。可张传银及闵三英本人都担忧手术风险,不肯意签字。万少兵只好将其留在急诊守旧治疗,护士们天天给她清创换药、翻身、换尿袋,每个礼拜做一次膀胱冲洗。一个月后,闵三英身上20多处褥疮渐渐愈合。按救济程序,当求救人员没有生命危险后,应送往本地救济站,可他们担忧褥疮会再次发作,甚至再次被尿憋得死去活来,拒绝前去。张传银带着捡来的盆子、被子、衣服等,领着大宝小宝住进了急诊室,把这里当成了“家”。这一住就是11个月。

一家人住11个月急诊室

“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,他们在这里落脚,我们怎么办?”万少兵有些着急,一家四口占据急诊室,已经影响到他们的急救工作。尽管着急,但医院仍是无偿给闵三英护理、换药、换床上被单。

去年7月的一天,张传银不知为何忽然大发脾性,砸坏大夫办公室的电脑、掀翻护士的治疗车。

万少兵说,在张传银眼里,医院救人应该“救到底”,他对“救到底”的明白就是,除了维持闵三英的生命,还得解决孩子的户口、上学、租房等问题。他认为医院没有尽责,所以要闹。医院向卫生、民政部门写报告,民政也派人来解决,但张传银死活不愿离开医院。而这11个月,大夫们并没有停止对闵三英的护理,依然为其进行治疗以免病情恶化。

本年1月16日,医院向本报求助。

记者5次探访解心结

1月17日上午10点,记者来到他们急诊室的“家”。床底下、四个床头柜塞满了他们的破烂家当。

张传银说,闵三英发病前,在广州火车站靠给人引路挣钱,他给人抬包,原来盘算着给姐弟俩找个学校读书。可前年10月,闵三英忽然就不能走路了,靠他一个人必定支撑不起四个人的生活了。

“家里穷,哪里能容忍我带着个废人尚有两个娃娃。”张传银只好又带着闵三英到武汉,一到武汉,闵三英就由于尿潴留住院了。他成天守在医院,晌午出去捡点吃的,晚上带两个孩子乞讨。

由于长久营养不良,瘫在床上的闵三英很瘦,若是不是这场病,她应该算个佳人,而比她大20岁的张传银,头发斑白,胡子拉碴。“我认识老头的时候才20岁。”闵三英回忆道,她不想一辈子待在农村,20岁那年,她不顾家里的劝阻,离开老家孝昌。对于未来,闵三英只是不绝重复“没脸回家”。她不想回去给年龄已高的父母丢人。

从1月17日到24日,记者5次来到医院看望一家四口,带着两孩子去用餐,与之交谈,和医院一道,决定助其返家,并将此事向省、市民政部门反应。

三方通力协作救济一家四口

2月20日,记者找到武昌区民政局,社会事务科科长刘毅告诉记者,他们接到医院的报告后,正在与闵三英的户籍所在地孝昌县取得联系,“根据属地办理原则,本地当局必需对闵三英和两个小孩实施救济。”

经多方沟通,孝昌县民政局同意接收。2月25日,市民政局派专人专车将闵三英送到孝昌县,在省民政厅的协调下,县民政局将闵三英送到本地医院继续接受治疗。而通过做思想工作,闵三英父母同意接女儿回家。

对于两个孩子的问题,孝昌县民政局表示,他们将给孩子上户口,若是父母没有扶养能力,经本人同意的话,当局会尽起扶养的责任,送他们上学。

(原标题:一则迟发的消息报道)

(编辑:SN010)

时尚
护肤
健康
彩妆